莊育梩是黑心教授

May 9, 2009



莊育梩是黑心教授

慈濟大學縱容學生論文作弊

February 29, 2008 蘋果日報

2006 年八月八日 我遇過碩士論文捉刀 游謙慈濟大學宗教文化研究所副教授單單在這暑假前,我就到外校考了七本碩士論文,對於論文寫作與舞弊,可說小有經驗。日前媒體報導國內大學校園裡,越來越多人不會寫碩士論文,於是出價找人捉刀。外電也報導英國有人經營「學位論文公司」專門替臨時抱佛腳的學生捉刀,代寫各種論文。英國教育界為此歪風大感寒心,將舉辦杜絕學生各種作弊手法的「剽竊高峰會」。對於教育界的慘痛經驗,我覺得心有戚戚焉。有一次受邀到某大學擔任口試委員,發現一位碩士生的論文與口頭報告的明顯不同,便在考場上質問他為什麼會如此?他辯解說是自己兒子幫他「修改」的。我很不高興地教訓他:「論文的每一個字都應該自己撰寫,我在自己大學裡指導的學生絕不敢有人如此。」想不到這位研究生竟向校方告狀,說游謙看不起這所大學,害我費了一番唇舌向該校解釋我沒有這個意思。其實每個學生都該清楚認知,撰寫論文可以培養文獻蒐集、資料分析以及知識統整的能力,有了這樣的能力後,將來在職場上遇到問題就能比別人更從容面對與解決。我認為,指導老師必須嚴謹地與學生逐步研討,才能喝阻碩士論文捉刀的歪風。自己十幾年前在英國讀書時,就有聽聞捉刀的事件,於是教授們都練就一套套把關的方法。例如,當學生交出論文草稿時,教授應該叫學生把引用的文獻當場敘述一遍,甚至當場做原文比對,測知是不是自己做的文獻回顧。再來,如果論文是根據親身訪談內容,則可要求學生交出錄音帶或錄影帶;如果根據田野採風,則要求交出相片或檢視相關文物;根據實驗結果,則要學生當場把重要環節重複實驗一遍。還有,一定要邀請內行、公正、嚴格的學者來當口試委員,因為有許多問題只有在詳細的口試才能發現。我的原則是,不邀請自己的老師或已經當教授的學生來考試,免得被人批評「近親繁殖」。多年前陳鼓應教授就曾指出某國立大學的口試委員都是那幾個人輪由擔任,以致論文水準每況愈下。最後一道關卡是,要求每位學生將論文全文公開貼在國家圖書館及自己大學的網站上,讓相關人士一起來檢驗是否涉及抄襲或舞弊。這個方法林芳玫教授也曾大力呼籲過。但是每位老師都要注意,如果抓到論文捉刀,指導教授可能會遭到學生誣告。上學期在學校遇到一次論文捉刀,我嚴正的要求學生要給一個交代,但這位學生竟然向學校指控我「指導論文延宕」,害我必須到院教評會與校教評會列席,向本校一級主管說明我是因為認真把關才被誣告。捉刀和誣告都算大學亂象吧!

游謙 慈濟大學 宗教文化研究所 副教授

英國蘭卡司特大學 宗教學 博士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